导演陶然:为微电影艺术正名

    在“2017·美丽乡村国际微电影艺术节”颁奖盛典在信阳市成功举办之际,国家一级导演陶然接受了橡视频的专访。

    图片1.jpg

    在活动开幕的前两天,陶然一直很忙。作为国内微电影届的行业翘楚,他不仅为这次电影节创作了主题歌《江南北国 北国江南》,还要负责本次艺术节的红毯仪式及颁奖盛典的全部流程。见到陶然时已是傍晚,年近50的他刚喝完两杯浓茶提神。但聊起微电影,他便一扫疲态,侃侃而谈。正如中国传媒大学张斌教授所言,这是一位“真正热爱电影的艺术家”。

    1510034213(1).png

    “凄惨童年”成就知名导演 艺术代代相传

    陶然身为国家一级导演,其实是学表演出身。陶然是维吾尔族,父亲是非常优秀的维吾尔族舞蹈艺术家,母亲在生下他后去上海戏剧学院进修了报幕与表演,出生在艺术世家的陶然从小便受父母熏陶,对艺术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。正因如此,他的父母送他去学习了声乐、器乐、舞蹈。陶然笑称:“跟别的小孩相比,我的童年算得上是’凄惨’了,每天都不能睡懒觉,要早早起来练功,吊完嗓子练形体,练完乐器还要画画。那个年代父母送孩子去学艺术的并不像现在这么多,我当时特别羡慕别的小孩能每天在外面疯玩,不过还是凭借着自己的热爱坚持了下来,现在想想,还是很感谢父母给我带来的影响的。”

    正因为有这些学习的积累,陶然考取了上海戏剧学院,和母亲成为了校友。虽然学的是舞台表演专业,不过毕业后到了电视台从事了一些导演工作,调到北京广电总局后负责一些大型晚会及电影电视的制作,自然成了一个影视导演。

    图片3.jpg

    忙于事业的陶然老来得子,他的儿子于今年2月1日出生,取名“艾勒”,是维吾尔名,意为“世界上最美丽的风景”。有趣的是,才出生几个月的小艾勒有着极强的节奏感和乐感,听舒缓欢快的儿歌没有反应,但当陶然放起圆舞曲时,他会兴高采烈的挥舞双臂,笑个不停。陶然表示,他会给儿子一些艺术文化方面的熏陶,但不会刻意给儿子规划未来的道路,一切顺其自然。


    微电影要有行业标准,高质量才会有生命力。      

    随着移动新媒体技术的发展和网络视频的巨大影响力,微电影的狂潮正在席卷全球,但随即而来也产生了因门槛低而导致作品质量良莠不齐的问题。陶然认为“微电影在中国应该要形成产业化,要让大众认可,必须要有理论基础、行业标准”。为了营造健康有序、可持续发展的微电影行业环境,提升中国微电影产业整体市场形象,作为中国微电影联盟的总顾问,陶然和中国农业电影电视协会秘书长张杰、国家一级编剧董凌山先生共同发起了“中国微电影自律公约”,由全国各省市微电影协会会长共同签署。他笑称:“可不是拿手机随便拍点视频就可以叫做微电影。我们规定的微电影时长是6至30分钟,并且在技术内容方面都有一定的要求。事实上,微电影比大电影还要难拍,要在很短的时间内讲清一个故事,刻画出鲜明的人物性格,让观众接受,难度是非常大的。所以我们中国微电影联盟发布了’微影标’,想要挂上微影标就要达到我们的技术标准,这得到了行业内大多数人的认可,明年1月1日起就要正式实施了。我们的微电影必须有高质量,才能有旺盛的生命力。”

    图片4.jpg

    “海上微影梦” 呈现微电影背后的故事

       “海上微影梦”是全球首档全景式微电影真人秀,身为总设计师的陶然在项目开始前整整策划筹备了三年,于今年七月正式启动。这档真人秀在全球邀请了10个编剧,其中不乏国家一级编剧。在温州洞头这个美丽的地方,每人配备一个摄制组,编剧们要自己想办法用100元钱负责整个摄制组的生活。在这样的生存体验下,编剧们创造出了10个剧本。之后在全国招募了10个导演和拍摄组,由导演们来“抢”剧本,进行二度创作。最后有一场全国范围内明星演员的海选,由选拔出来的演员参演微电影。这样十支摄制团队拍摄微电影,另外十支摄制团队拍摄“戏中戏”,真人秀环节编剧们所有的采访、创作、评审也被全程跟拍,让剧作家从幕后走向台前,挖掘出了微电影诞生背后的故事。

    陶然说:“我们将剧作家的风采全景式的呈现在观众面前,形式新颖。我们的编剧和导演自身都是非常优秀的,不需要一丝设计,他们自己就能创作出很棒的故事。把微电影幕后的东西呈现给观众,也就实现了我们的目标——让微电影大众起来。”

    图片5.jpg

    提携后辈 微电影助力美丽乡村

     微电影在近年呈现出的蓬勃之势使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参与其中。据统计,有40%的微电影是由大学生创造的,前两年比例甚至高达60%。除了一些专业院校的学生,还有很多是非专业的学生导演。陶然非常看重年轻人的创作,他认为年轻人思维天马行空,用色用镜大胆,能充分地发挥想象力,创作出优秀的作品。相比“学院派”,陶然坦言有时更欣赏“野路子”的年轻导演的作品,有些“学院派”经过专业院校的学习,创作时会产生局限性,而“野路子”的创作天马行空,没有约束,可能从技术角度来说不够严谨,但创造力有所突破。他也希望微电影不要局限在电影拍摄手法老的手段里,应该不断突破自身,创造出崭新的艺术形式。

    此次美丽乡村国际微电影艺术节也专门设置了大学生单元,评选出最佳故事片、最佳纪录片各10部,最佳微动漫5部,给怀揣微电影梦想的年轻人提供了展示自己的平台。陶然说:“美丽乡村是美的,微电影也是美的,年轻人也是美的,当这些美丽碰撞在一起时,必将擦出夺目的火花。”

    (文|孙艾迪  编审|张伟杰)